相逢应不识

想起多年前读过的一个故事:一个中国青年在日本,结识了一个穿着木屐举着油纸伞的姑娘,并且相爱。其时,中日交战,不久,他回国。因为政治环境的原因,此后,他再没能重踏上那个岛国,年轻时那一场弥散着樱花香的爱恋只在血液里潜流了一辈子。五十年后,政治环境好转,他已经日薄西山,人生都快到终点,又回到了起点。他偶然来到日本并且辗转寻得她的消息,还在!想见?想见!约好后,他手捧五十朵玫瑰等在樱花树下,而她呢?她去了,只是,是和几个老太太一起去的,她低头从他手里接过一朵玫瑰,是低头,然后感恩离去。一个薄凉又凄美的故事。已经老了,老了,担负不起那惊涛骇浪一样的岁月在彼此身上所作的更改,做做陌路人吧,不提相思。“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”苏轼的词此时是何等的恰如其景!

评论

© 风清扬 | Powered by LOFTER